协会会员深入诉讼一线,助力“世界艾乡”产业发展

发布时间:2020-04-29

金水区知识产权协会会员单位深入诉讼一线,助力“世界艾乡”南阳宛艾协会维权成功,百亿量级的新兴健康产业免受灭顶之灾!

据南阳日报4月28日消息,金水区知识产权协会会员单位——郑州知己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称郑州知己)受南阳宛艾产业协会委托,帮助有着“世界艾乡”之称的南阳市艾草产业从专利诉讼的泥潭中脱身。

2020年新冠疫情,让古老的艾草被社会公众重新认知和定位,一时间,艾草成为了中草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明星。据媒体消息,目前南阳市艾草种植、开发面积达30余万亩,有4个艾草产业园,注册企业1529家,遍布全国各地的电商有3000余家,年销售额80亿元,而且市场规模将以30%的年均增速发展,成为全国最大、拥有全球80%市场占有量的艾制品加工基地和艾叶集散地,是名符其实的“世界艾乡”。南阳市2019年12月印发的《南阳市艾产业发展规划(2019-2023年)》提出,到2023年,实现产值5000万以上企业达到100家,亿元以上企业达到5家,综合产值预期达到300亿元以上。

但是,南阳艾产业从业者早期普遍知识产权意识薄弱,重视产品生产和销售,轻视知识产权保护。一些企业和个人利用在知识产权方面的领先优势,在艾草产业领域申请了不少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并在市场中占得先机。这些先知先觉者拿到权利后,开始大面积地发起了针对南阳艾草加工企业的专利诉讼,一时间,南阳众多艾草企业仓促上阵,损失惨重,仅2017年被收割的费用就超过1000万。

南阳宛艾产业协会找到郑州市金水区知识产权协会会员单位——郑州知己寻求支援。经过多次有效的沟通和现场调研,2018年6月下旬,南阳市宛艾协会80余家企业正式委托郑州知己应对专利围攻,并要求无效宣告其中一项实用新型专利。

以季发军为代表的郑州知己服务团队先后多次拜访南阳宛艾产业协会,研究分析了多个专利权人的涉案专利特点,以及被控侵权产品,并逐一对比其技术特征,针对性地设计出不同的策略去应对或者规避侵权。季发军本人三下杭州和阿里巴巴法务多次对接互动,进一步核实确认在先公开的信息,积极搜集相关证据并组成证据链。

这个过程中,郑州知己的服务团队研判了大量烟斗、香炉等燃烧器具的实例,十数次推演技术结合方案;检索分析几十篇同族专利,锁定专利对比文献。大范围调查了解国内外相同产品的销售事实,发现在2008到2009年的韩国,就曾出现过涉案产品的雏形;2013到2014年,市场中已经开始出现涉嫌侵权产品,但是在十数家曾经销售该产品的商家,都不能锚定销售时间,锁定涉案产品早于涉案专利已有销售,确实是山重水复。

已经快丧失信心的时候,已经决定以其权利要求书保护不清楚去无效宣告该专利时,偶然遇到咨询执行判决的李晓老师。李晓老师,也是该系列案件一个被告,后面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人物,因故未能参加杭州中院一审开庭,被生效判决严重困扰,急于了解专利侵权案件判决生效后如何应对,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熟悉的产品图片和特殊的场景和让他追忆起数年前的一个销售案例——在先销售证据由此辗转获得。

郑州知己的服务团队还在网上寻找数千张图片,以得到有时间标志并且满足技术要求的烟斗和香炉图片,用以和09年韩国产品结合否定其创造性;在公证处两次独立公证,终是取得了强力有效的在先销售高清数据版本,形成了独立存在的新颖性证据;结合国内资深从业人员,检索到以艾产品防落灰的多个对比文件;从之前的无效宣告决定中,寻找前人用过的相关证据,综合使用。

郑州知己一方面整合行业内诉讼资源,将已经滚瓜烂熟的事实理由证据以及其组合,传递到没有任何认知的其他律师心里脑中,积极应诉国内近十个法院80多个案件的开庭,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另一方面结合获得的在先销售证据,从多个角度制定无效宣告策略,后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涉案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

随着郑州知己的介入,发现该系列案件涉嫌专利权滥用,具体理由如下:

一是从维权运作方式来看,专利权人雇佣两三家律师团队,以风险投资的方式合作,进行大规模诉讼,涉及面颇广,北京、浙江、河南、湖北、广东、上海等多个法院,累计过千家被告。不顾很多销售商特别是中小微店铺商家的实际收入,拿着之前大公司案件判决结果,狮子大张口索要赔偿费用,动辄删链接,封帐户、恐吓、勒索、诋毁、敲诈,无所不用其极。

二是在专利已被国家知识产权无效宣告公告后,对方仍在督促地方法院加快强制执行,无论被告如何与法院执行庭的领导沟通,“专利已经被无效了,网上都能查到”,都不能暂停强制执行的行为。法官的理由是,专利权人不依不饶,无效宣告结果尚未完全生效。专利权人不仅加强强制执行力度,而且还上演末日疯狂,抓紧发起诉讼,变本加厉用尽最后权利的迹象非常明显。

三是从前期的调查结合后面起诉过程中的表现,申请专利的技术来源存疑,极有可能是参照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在售的产品申请的专利,甚至部分权利要求限定的技术方案很可能就来源于申请日前销售的产品,因为专利文本中的部分附图和文字描述与在先销售产品的图片一模一样。而且为了混淆视听,专利权人做了两组快照可以修改的公证文件,下大功夫要推倒申请日前公开的证据。

最后一点也是涉嫌专利权滥用根本所在,这一点也得到了阿里巴巴方面的证实,为此,浙江高院的法官也曾在阿里后台调查存贮数据。季发军老师介绍,“在先公开”是近年来很多知识产权案件中翻云覆雨的核心证据,通过阿里巴巴公司淘宝交易快照可以证明,涉案专利产品在申请日前已经公开销售,属于现有技术,涉案专利技术并不符合专利法授予专利权的条件。

诉讼案件陆续进行中,有胜有负,不同的法官对案件特别是技术理解不同。漫长的8个月等待,2019年4月,四次无效宣告都被全部维持有效的涉案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随之而来的,涉及该专利的南阳艾草企业364起诉讼请求被法院依法驳回,南阳艾草专利系列案的诉讼结果也在悄然发生逆转,二审纷纷改判。2020年4月1日,一个在已经生效并被强制执行过的专利案件,被当地检察院抗诉再审开庭。随着涉案专利的全部无效,全国在审千余件案子也纷纷撤诉,南阳艾草企业暂时赢了。

但是,谁都不愿退出历史舞台,哪怕是已经快被《法制日报》、《人民网》等媒体定性为恶意诉讼的专利权人。2020年5月8日,被无效宣告专利的专利权人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无效决定行政诉讼案件,将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开庭。另一位与之相关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人还在磨刀霍霍,营商环境建设任重而道远,郑州知己一直会在路上。

2020年4月21日,针对近年来涉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恶意投诉频发,损害平台经营秩序,浪费司法资源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强调既要依法免除错误下架通知善意提交者的责任,督促和引导电商平台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促进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又要追究滥用权利、恶意投诉等行为人的法律责任。

就最高法的这一表态,郑州知己的季发军老师说,这是司法机关将进一步平衡专利权人与社会公众的权利义务关系,恶意投诉者、诉讼者或将被严厉打击、整治直至追究法律责任,司法机关将通过制裁恶意诉讼来规范知识产权诉讼秩序,以营造诚实守信、合法合理用权的营商环境。

南阳宛艾产业协会会长韦跃之无不感慨地说,这场风波让南阳市的艾草企业开始重视知识产权,现在如果新产品的专利没申请下来之前,一般都不会在市场上出现。如果整个行业从这一系列血的教训中,吸取教训,全面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也必将推动南阳艾草产业强劲发展。

园区联系方式

TEL:0371-56577119
FAX:0371-56577120
Email:cycyy2012@163.com

知识产权服务局

TEL:0371-56577055
0371-56577088
Email:zscqfwj@163.com

国家知识产权创意产业试点园区(NIPCIP)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08299号-2

请填写您所需要咨询的内容

扫一扫加微信好友

请留下您的电话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