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发布时间:2020-12-21

在今年疫情肆虐全球经济的情况下,我们11月份出口数据却出现异常繁荣的景象。

根据海关数据显示,11月份的出口数据创下了历史新高,同比大涨21.1%。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然而在世界经济遭受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我们出口数据却出现这样爆炸式增长,实际上是十分异常的。

在这样局部经济繁荣的背后,却是有着极为凶险的暗流正在涌动,华尔街资本正在联合国际炒家,利用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提供的超低利率环境,来对大宗商品进行炒作,导致原材料价格暴涨,与此同时借助中美利差高企,来进一步推升人民币汇率升值。

这使得,在我们11月份出口数据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我们外贸企业“赚了产能不赚钱”,甚至在“赔本赚吆喝。”

这是一场西方大资本利益集团,针对中国制造业的一次“毒奶”行动。

这是美联储在逼迫我们跟随其进行大放水,重演2008年的“救美国”,把通胀压力转移到我们身上,并试图让我们资产价格出现泡沫化危机。

我们必须要顶住压力,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不跟随美联储大放水。

这就是双方经济博弈的核心。

这是一场史诗级经济博弈。

(1)原材料价格暴涨

最近这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集体暴涨。

比如说铁矿石价格创下8年来的新高,所有化工材料的价格几乎都是翻倍式增长。

除此之外,煤炭价格在今年4月份低点至今,已经上涨了60%。玻璃的价格也是差不多翻倍。

所以,最近这半年,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价格都在疯涨,导致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在暴涨。

这是非常异常的。

很多人说煤炭价格飞涨是因为打击澳大利亚,但实际上我们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只占我们总比例的3%。

而铁矿石虽然我们主要是从澳大利亚进口,有67%的铁矿石是从澳大利亚进口,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在铁矿石上打击澳大利亚,我们今年进口铁矿石数量甚至还在快速增长。

所以,当前所有原材料价格暴涨,很明显跟澳大利亚没啥关系,澳大利亚这样的小角色是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掀起如此巨大的金融风浪,那就是华尔街。

也许你会问,世界上最大的4个铁矿石企业,有3个是澳大利亚。

那么理论上澳大利亚应该掌握铁矿石价格话语权,为何说铁矿石价格暴涨跟澳大利亚无关呢?

原因很简单。

因为澳大利亚这些铁矿石企业,包括世界大多数原材料开采商,都是华尔街资本占据大部分股份。

我们来看一组让人触目惊心的数据。

下图是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日本等世界矿业公司巨头的美国机构持股比例。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可以看到,包括力拓集团、淡水河谷、必和必拓,美国华尔街资本的持股比例都超过了20%,甚至达到46%!

而要知道力拓集团、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就是世界前三大铁矿石生产商。

这三家企业,占据了世界将近50%的铁矿石市场份额。

而他们背后真正控制方,就是美国华尔街。

在上世纪,华尔街通过加息制造局部经济危机,先后收割南美洲、日本、亚洲,这也使得美国在这样数次经济危机里,大肆用白菜价抄底一些资源输出国的资产。

通过这样数十年布局,实际上全球主要矿业公司,基本都是由华尔街占据主要股份,等于是被华尔街资本间接控制。

虽然说这些华尔街资本也不是完全铁板一块,平时并不会互相通气联合做什么事情。

但碰上今年这样百年未有的大变局,面对美国无所不用其极想要收割我们的时候。

这些华尔街资本还是联合起来了。

可以很显而易见的看到,华尔街资本一方面控制了世界主要矿业公司,等于掌握了开采源,另外一方面华尔街资本还能够联合国际炒家,还有着美联储无限印钞大放水所带来的极低利率环境,这使得华尔街资本才有可能联合各方对当前大宗商品大肆炒作,导致几乎所有原材料暴涨。

这不是只有铁矿石或者煤炭价格暴涨,是几乎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在暴涨。

能做到这一幕的,世界上只有华尔街背后掌控西方国家的大资本利益集团。

(2)暴涨之下的紧缩

一个制造业产业链里,原材料价格决定了上游制造成本,原材料价格暴涨,会让中下游制造业的成本迅速提高。

正常来说原材料价格暴涨,会让整个产业链价格提升,也就是最终工业出厂价格指数(PPI)会上升。

但实际上,我们11月份PPI数据仍然在低位徘徊。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制造业利润被大幅度挤压。

而之所以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是因为当前CPI数据因为央行的持续收水,也处于下降通道。

11月份的CPI数据,甚至创下11年来的最低值。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也就是说,11月份CPI数据和PPI数据,都是同比下降。

这按照美林时钟对经济周期的定义方法,我们当前处于衰退期,已经是处于“通货紧缩”状态。


然而,在通货紧缩的衰退期,大宗商品价格是暴跌才对。

结果现在大宗商品价格却在暴涨。

也就是说,当前经济出现极其矛盾的情况:

一方面是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显示经济正处于“过热”状态。

一方面是CPI和PPI数据持续下跌,显示经济正处于“衰退”状态。

这是完全矛盾的情况,导致这种异常情况出现,是当前经济周期规律已经完全紊乱,也就是美林时钟已经不起作用了。

这是为什么呢?

(3)美联储扰乱世界经济

今年3月份,全球金融市场集体崩盘暴跌,美股一度暴跌35%,欧洲股市一度暴跌40%,就连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也一度暴跌12%。

当时美联储为了救市,已经一口气把利率降至0,但也阻止不了市场暴跌,不得已之下,美联储只能启动“无限量化宽松”。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把资产负债表从4万亿,一口气扩大到7万亿,翻了将近一倍。

这意味着,美联储在一个月时间里,印了3万亿美元的基础钞票,这比美国过去十几年加起来的印钞总和还要多。

而且这还是基础货币,如果算上货币乘数的话,实际流通到市场里的美元数量更多。

在如此汹涌的美元潮之下,一度崩盘的全球金融市场被起死回生。

但因为美元一下子印太多了,美联储不但没有趁这个机会刺破泡沫让经济重新获得增长空间,反而利用无限印钞,硬生生把这场世界经济危机给延后了,并且还吹出更大的泡沫。

美股在过去半年里,几乎从3月份低点翻倍涨,把过去要用5年的涨幅,在半年时间里就完成,并且还不断创出历史新高。

人类在这场历史性的资产泡沫大狂欢里,越发奔向了一条注定财富毁灭的不归路。

因为美联储这种“劫贫济富”的无限印钞行为,让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的财富在过去半年里暴增,但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却因为疫情肆虐,不但没有增长,甚至还在下降,贫富差距越发严重。

美联储的无限印钞,救的只是富人,是很不负责任的。

而且这种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也导致当前世界经济周期紊乱。

但跟美联储这种不负责任行为相对应是,我们央行在5月份开始,就悄然收紧了资金面,而且我们是当前世界上唯一还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没有像欧美等发达国家实行0利率甚至负利率,也没有进行量化宽松这种“财政赤字货币化”的不负责任行为。

然而,这也给我们带来比较大的压力。

美联储一直在逼迫我们跟2008年一样,跟随美联储大放水。

这就是这场史诗级经济博弈的最核心内容。

(4)我们坚持不大水漫灌

在分析我们货币政策之前,我们可以来看看2008年发生什么事情。

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也一口气降息10次,把利率一口气从5%降至为0,并且启动了量化宽松,让美联储可以直接印钞购买国债。

这样才把在次贷危机中濒临崩溃的美国金融市场给救活了起来。

当时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就好比是已经病入膏肓的病人,已经心脏急停休克,美联储连续降息10次,相当于给美国金融资本市场做了10次心脏起搏,才把美国救活过来。

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恢复健康,因为依靠量化宽松来挽救经济的行为,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

这导致美国开始在举债扩张的不归路上狂奔。

2007年美联储的国债总额还只有9万亿美元,但现在美联储的国债总额已经高达27万亿美元,涨了3倍。

负债总额越高,就越发制约美联储无力去加息,因为一加息就会死。

这是一条只能蒙头走到死的不归路。

但美联储还有一个无赖的大招,那就是利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优势,来把这样海量印钞带来的巨大通胀压力,给转移到世界其他国家身上去。

怎么做呢?

炒作大宗商品价格。

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由于美联储开启大放水,这使得大宗商品和黄金价格一路猛涨。

当时也是跟现在一样,所有原材料都在暴涨。

当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在暴涨的时候,就逼着世界其他制造业大国,不得不跟着美联储降息大放水。

因为只有这样,消费端的消费者们手里才有钱去购买成本大幅度提高的商品,换句话说,只要其他制造业国家,跟着美联储的大放水,那么美联储的通胀压力,就可以转移到世界其他国家身上。

而如果其他国家敢不跟着美联储大放水,巨大的升值压力就会蚕食其国内制造业利润,造成其他国家制造业出现大面积亏损的局面。

因为如果消费端因为自己央行不大放水而进入通货紧缩情况,那么再加上生产端原材料价格暴涨,就会让企业面临巨大的亏损压力。

所以,基本上来说,只要美联储大放水,世界其他国家迫于压力就不得不也跟着大放水。

而那个时候,基于“救美国就是救自己”这种想法,我们在2009年也跟着开始大放水。

这使得我们从2009年开始,房价开始暴涨,并且经历了一轮通胀快速上涨的经济过热周期。

当时我们这样做,带来了不少弊端,也错过了一次经济转型的绝佳机会。

房价的暴涨,也一定程度上透支绑架了我们的经济。

而在今年,美联储想要故技重施,利用无限量化宽松,再借助大宗商品炒作,推高全球原材料价格。

这实际上就是在逼迫我们也跟着美联储大放水,这样一来,美国就能把通胀压力转移到我们身上,在我们身上制造资产价格泡沫。

如此一来,我们很可能出现日本90年代泡沫破裂的一幕,只要我们跟着美联储大放水,就一定会出现资产价格泡沫,再加上原材料价格暴涨,就会出现很严重的通货膨胀。

这个时候,本来一直在做多持续买入国内金融筹码的海外热钱,就会在我们资产泡沫最严重的时候,釜底抽薪,反手做空。

那么我们的资产价格泡沫就会破灭,从而被华尔街大资本集团给收割走大量的财富。

这才是当前美国最险恶的用心。

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顶住压力,不能跟随美联储大放水。

幸好,有了2008年的经验教训,我们是很明显已经意识到美国的险恶用心。

由于今年疫情爆发,年初为了应对疫情,我们确实放了不少水到经济里,这使得2018年去杠杆好不容易稳住的宏观杠杆率再次激增。

所以,在下半年我们经济复苏之后,我们就迅速进入到悄然持续收紧资金面的过程。

这体现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4月底见底后,就一直在持续上升,从2.5%,一路上涨到3.3%,其实说白了,就是“钱变贵了”。

这个也能体现在,余额宝和微信零钱通这样的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上升。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比如从上图可以看到,余额宝的货币基金年收益率从5月初最低的1.5%,已经持续上升到了2.59%。

这种可以随存随取的货币基金,流动性很好的品种,有2.59%的年收益率已经算很高了。

一些大银行的两年期定期存款利率是2.25%,都还没有货币基金的收益率高。

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呢?那就是中小银行的吸储能力变弱。

因为连余额宝的年收益率都这么高,谁愿意把钱存在银行呢?

这使得一些中小银行为了吸储,不得不提高其一些存款产品的年收益率。

等于是“变相加息”。

这一切,都是过去半年央行悄然收紧资金面,所带来的结果。

而我们之所以要这么做,我之前文章也分析过,这是因为我们当前的宏观杠杆率太高了。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如上图所示,我们的宏观杠杆率在2018年去杠杆后,一度被遏止住快速上涨的势头。

但是今年一季度,因为疫情爆发,我们不得不大放水进行应对,这使得我们的宏观杠杆率在一季度后出现快速上升的势头,一口气从250%上升到了280%。

而前天的经济工作会议里,有特别强调,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由于当前宏观杠杆率上涨势头比较快,要稳杠杆,实际上就意味着要去杠杆。

因为2018年那么大力度去杠杆,最后的结果也只是勉强遏制住宏观杠杆率快速上升的势头,让其不增不减。

所以现在我们如果要稳住宏观杠杆率不快速上升,就必须收紧资金面。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顶着这么巨大的压力,不跟随美联储进行大放水。

因为我们如果跟着美联储大放水,就会中了美国的“毒计”,被他们催生资产价格泡沫,到时候宏观杠杆率也会快速上升,从而放大我们的经济危机风险,到时候一旦美联储趁着我们资产价格泡沫化最严重的时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下子进入到加息周期,我们的资产价格泡沫就有可能先于美股破灭。

说白了,这是美联储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要把我们拖下水,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借助收割我们财富,来帮助他们自己度过危机。

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顶住压力,不给美联储把我们拖下水的机会。

但很显然,我们坚持不大放水的压力是很大的。

这个压力来源于,美联储大放水的汹涌美元潮。

而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只要我们坚持不大放水,就会导致人民币出现大幅度升值,并且会出现消费端通缩,生产端通胀的冰火两重天局面,这意味着我们的整个制造业都会面临比较大的利润压力。

(5)巨大压力

所以回到今天文章开头所列举的现象:

原材料价格暴涨,但是11月份CPI和PPI却是下降。

这样的矛盾异常现象,背后的根源来自于美联储和我们央行,这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采取了完全相反的货币政策。

原材料暴涨的根源是由于美联储疯狂印钞,所导致华尔街大资本联合炒作大宗商品价格。

而我们自己CPI和PPI同比下降,则是因为我们最近半年央行没有跟随美联储大放水,反而悄然小幅度收紧资金面。

但我们这样做,压力其实也很大。

首当其冲的就是,由于我们当前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和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比较大。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在过去半年里,中美利差最大的时候达到2.5%,目前仍然还有2.374%。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而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中美利差只有0.7%。

而当前高达2.3%~2.5%的中美利差,持续处于历史高位,这使得源源不断的海外热钱涌入进来我们国债市场。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外资一共购买了9000亿的中国国债,创下历史新高。

要知道,在今年之前,外资一共持有中国国债总规模也就是2万亿。

等于外资今年买的中国国债,相当于过去十几年购买的一半,一年顶的上好几年。

然而,这些外资进来购买中国国债,基本都是拿着美联储无限放水的“便宜”美元,来进来吃中美高额利差,这是目前世界上最无风险的稳定收益。

因为我们控制住了疫情,整体经济稳定复苏,而且还是今年唯一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这使得相比购买欧洲那些负利率国债,或者美国不到1%的国债,再加上当前美股持续处于历史高位泡沫巨大,黄金价格也已经疯涨过一波,大宗商品价格也爆炒起来了。

这使得,中美之间巨大的利差,对这些追求在“乱世中”配置点低风险收益资产的国际大资金来说,就十分有诱惑力。

但源源不断涌入的热钱,就会给人民币升值带来巨大的压力。

这才使得最近这半年,人民币一口气升值了将近10%,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回调。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这是十分异常的走势,并不多见。

所以,只要我们不跟随美联储大放水,那么只要美联储不主动收回放出去的海量货币,那么中美之间利差就下不去,这就意味着,海外那些便宜美元,就仍然会源源不断涌入我们国债市场。

这使得人民币升值压力巨大。

而人民币的升值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有利于进口,可以用同样人民币购买更多海外资产。

坏处是利空出口,会给外贸出口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这个再加上当前原材料暴涨,才会出现类似于针对我们制造业的“毒奶”现象,让我们出现“赚了产能不赚钱”,甚至在“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出现。

举个例子:

一个外贸出口企业,在半年前,用7.0的汇率去跟客户谈价格,准备出口一批价值100万美元的商品。

按照当时7.0的汇率,这个外贸出口企业预计自己可以拿到700万人民币的货款,而他的生产成本是650万,本来可以净赚50万人民币。

因为正常外贸的回款周期是半年左右,这家企业没有提前锁汇。

结果半年后,人民币汇率升值到了6.5,这个外贸出口企业跟国外企业借款,拿到了100万美元,但这个时候转回国内却只有650万元了,跟其成本刚好持平,等于说这个外贸出口企业白忙活了这半年。

假如这个外贸出口企业成本控制得不是太好,甚至因为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导致其生产成本提高到680万元,这个时候,这个外贸出口企业就会出现“赔本赚吆喝”的情况。

也许你会问,既然成本上升了,那么可以开始以现在的汇率价格,去跟国外企业去提价呀。

我们国内还会因为央行持续收水,再加上消费者信心不足,导致CPI和PPI数据双降。

但既然现在出口数据这么好,那么应该是卖方市场,怎么会提不动价格呢?

这个还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原因。

(6)提不动的价格

我之前文章也跟大家分析过。

当前11月份出口数据爆炸式增长,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并非一个自然的可持续现象,而只是因为疫情特殊原因,一些海外制造业停工停产,而不得不把订单临时转移到我们国内。

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同时也是唯一把疫情控制住的主要经济体,只有我们的制造业是不受疫情影响。

所以,11月出口数据爆炸式增长,有两个原因:

1、医疗用品和设备需求飙涨。

2、海外制造业产能临时转移

这实际上,是全世界在疫情冲击下,他们自己国内的制造业出现混乱,而不得不增大对我们的订单需求。

但这种因为疫情临时增加的特殊需求,也必然会随着疫情结束而结束。

甚至,因为本次疫情对其他国家的制造业伤害太大,这使得其他国家在疫情结束之后,不会坐视他们自己国家的制造业被我们的制造业完成“永久性替代”。

这使得明年疫情结束之后,拜登上任后,有很大的概率不会结束跟我们贸易争端,反而会扩大贸易争端。

这使得,当前出口数据爆炸式增长,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容易让我们经济出现大起大落。

甚至会让很多厂家被当前的“虚假繁荣”所蒙蔽,盲目的扩大投资上产能,结果一旦明年这个潮水褪去,今年扩大的产能,很容易就会造成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

这是真正意义上针对我们制造业的毒奶。

也就是说,当前外贸出口企业面临雪花般飘落的海量订单,这带来的不是丰厚的利润,而是涂满蜂蜜的“毒奶”。

而如果外贸出口企业想要跟国外厂家提价,却提不动。

原因有几个:

1、制造业存在制造规模的边际成本;

也就是一旦停工,不管是工人成本、设备折旧成本、设备启动成本,都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

所以正常来说,制造业企业,都会想方设法来维持开工,哪怕没赚钱,甚至亏一点钱,也得维持开工,不会轻易停工停产,否则损失更大。

2、外贸企业存在维系客户资源的需要;

当前全球整体消费需求是受疫情影响下降的,还远没有到复苏的时候。目前国内出口繁荣,只是海外订单临时转移进来的“局部繁荣”。

这使得,实际产能还是过剩的。

如果你加价,那么你的海外客户可能就跑到其他企业去了,甚至可能永久失去老客户。

除非我们国内企业能够团结一致联合加价,才有可能提的动价格。

但这还面临一个最重要问题,当前海运价格太高。

3、集装箱一箱难求。

当前我们国内的进出口数据是冰火两重天。

出口数据因为疫情特殊需要,出现爆炸式增长。

但进口数据则显得比较萎靡不振。

而由于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家,这使得每天都有海量的集装箱从我们港口进出。

但因为出口太好,进口太差。

导致出现,集装箱满载从我们这里出去,却要空箱子从国外回来。

而在以前进出口数据平衡的时候,集装箱是满载出去,满载回来。

现在这样满载出去,空载回来,必然会提高货运成本。

所以最近几个月,集装箱海运价格也是在疯涨。

从下图就知道了。

揭露华尔街资本试图收割我们的阴险图谋(上篇)

这个代表集装箱价格指数,从年初只有800,到现在已经飙涨突破1400,这是集装箱价格指数历史上第一次站上1400大关,已经涨了75%。

集装箱价格的暴涨,会直接压制国内外贸出口企业的加价能力。

因为如果算上运费,我们一些出口企业的出口价格,很可能就跟其他国家本地企业的价格比较接近。

如果再加价,那么其他国家这些企业,还不如选择自己国家,或者附近国家来购买商品。

再加上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也大幅度削弱了这些外贸出口企业的对外议价能力。

因为人民币升值,等于变相提高了外贸出口企业的出口成本,降低了产品竞争力。

这多方面因素叠加,就导致,虽然原材料价格暴涨,但是跟国外厂商提价却有点提不动的情况。

并且,由于出口数据爆炸式增长,企业完成出口后,收到了美元有转回国内的结汇需求,这使得出口数据越好,我们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反而越大。

本来人民币升值应该利空出口,但因为疫情这个百年难遇的历史事件,导致我们当前出口数据居然顶着人民币升值,而出现爆炸式增长。

这才让这场国际大资本有预谋的这场“毒奶”行动,才成为了可能。

(三)下篇:我们应该怎么办?

今天文章还有下半篇,是我比较全面去阐述我个人认为,我们面对华尔街资本的这种阴险图谋,所应该采取的应对策略。

可能很多人看完这篇文章,会比较悲观,担忧我们在这场史诗级的经济博弈里,能否胜出。

但实际上,虽然美国当前优势很多,包括几十年沉淀下来的全球金融资本优势,还有美元霸权这个根基。

然而,美国自己由于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没有去尝试着解决危机,而只是一路催生出更大、再更大的资产泡沫,这使得美国自己也面临很多致命的问题。

美国这些致命问题,也是我们逆转取胜的机会。

所以,在这场史诗级经济博弈里,我们和美国,各自都有关键的“胜负手”。

具体我明天会跟大家来做进一步更深入的探讨分析。

欢迎大家关注我,来阅读我每天更新的分析文章。

多谢大家支持!

本文来源于“大白话时事”。

作者:星话大白。

园区联系方式

TEL:0371-56577119
FAX:0371-56577120
Email:cycyy2012@163.com

知识产权服务局

TEL:0371-56577055
0371-56577088
Email:zscqfwj@163.com

国家知识产权创意产业试点园区(NIPCIP)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08299号-2

请填写您所需要咨询的内容

扫一扫加微信好友

请留下您的电话

提交